“我上游银河下走大荒
十二楼听谁将故事弹唱”
——星尘《万神纪》

请 看 置 顶
看 置 顶
❤舜远❤
✨欧尔麦特✨
☀霍克斯☀



🐰74是哥哥🐰

“不受对象家里人待见是怎样一种体验?”

*cp天使夜,牌快,冰火,狼队

*伪知乎体,私设成堆ooc预警,看看就好别太认真


“不受对象家里人待见是怎样一种体验?”


别碰我羽毛  白色羽毛真的很难洗,谢谢。

 

深有体会。

我,他,都变种人,认识过程不怎么浪漫甚至都不怎么友好,准确来讲我们第一次见面就不得已打了一架,他那时候眼神畏畏缩缩的跟小狗崽子一样的,我都下不去手,后来不得不认真打了,他完胜:)

我,性别男,同学评价是要日天日地那种,对,我就这脾气。当时因为被吊打这事儿都气炸,颓了好久还加入个神奇的组织,想想都好尼玛中二。哇靠最心疼我的翅膀啊,当时掉了半边毛飞都飞不起来……跑题了,拉回来。小家伙打伤我之后垂着脑袋就说对不起,一边低着头一边抬着眼,感觉都能哭了,他这脾气真是想生他气都生不起来,要命。

就这时候关键人物出现了。简称她叫R,这么讲吧,她比较有名,有名到什么样儿我就不说了怕掉马。就是我完全不认识她也多少敬她三分,就连那个奇奇怪怪的组织,五个人里还有一个是她的忠实迷妹……讲真我这辈子几乎没认过怂,现在不得不在她面前规规矩矩地做人,你说憋屈竟然还不憋屈,知道为啥吗,不敢憋屈:)

R我们战斗课老师,她也变种人,本身能力不是攻击型的,但我们跟她对练的时候都特别紧张,武力值简直碾压,这还不算什么,据说她跟我们教授是兄妹,那性格我真不知道怎么评价了,这兄妹得也太互补了,她光是掐着腰冷笑两声满眼蔑视地跟你互怼你也怼不过去。

当时R做了点事(想想也许我还得感激她,但在这件事上容我拒绝几秒)带着我家小朋友就跑了,我家小朋友那能力是很适合跑路的,虽说他在打架这件事上真的很有天赋……就是脾气过于好了,每次有人叫他“恶魔”我都想一脚踹过去,去你妈的恶魔吧他就是个天使脾气,哦对,要不是他在旁边拉着我就真去踹人了。

又跑题了,拉回来。

也许是觉着他俩颜色差不多吧(R跟我校某老师一样有点蓝色情结,原因省略)再是他真是聊几句就很能激起人的保护欲,R真是有意无意处处都护他……我是觉得挺好的,我家小朋友,算了还是叫他小蓝莓,挺缺爱,身世写本小说都会被人嫌狗血那种。妈蛋想想我都气疯啊,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能力是被人打的时候用来逃跑??妈的血压上来了我冷静一下。

有个人护着他我觉得还不错的,虽然我也觉得我就能给他护得很好了。

后来出的事儿有点多,我算鬼门关走一遭,他给我捞回来的,不过在这之前我们又因为种种原因打了一架……唉这么想想这几年我脾气真是好了太多,谴责一下以前过于年轻不懂事的自己。很想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下手打人的。

形容一下,我浑身缠着绷带醒过来的时候他就在我旁边祷告,我那个角度正好很清楚地看到他的脸,他那个肤色你不仔细看真看不出来,眉眼都是很温和的轮廓,睫毛一颤不让人活。那时候我就决定我要原谅他了,对,那时候我根本没想过他会心存芥蒂,因为两次打架结果上都是我输了:)

因为他间接导致我受了重伤,那几天一直是他在照顾我,也说了我之前脾气是特别不好,现在也不咋地,但我并不打算改。也就每天冷嘲热讽欺负人,回忆一下简直跟欺负自己喜欢的小女生的小学生一样……至于直接导致我受伤的那几位显然都觉得是我活该,额现在我们都是过命的交情了,之前关系特别烂。

现在关系好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我家小蓝莓,我爱他。

显然那个少不更事的我并没有意识到啊:)我欺负他他只会受着,他朋友,我们一女性同学烟花就跟他说这个事儿,很巧当时我就在走廊的拐角,正因为他们两个站得过近而蜜汁生气(哦对,这事儿上我脾气一辈子好不了了,都离他远点不然来战)他说不会啊,说我就是这个脾气其实人很好的,还说我是天使……我当时真的听得心里五味陈杂了,他是个很虔诚的教徒,看到我翅膀就两眼发亮那种。恰巧中二期有个称号叫Angel,他还真把我当天使。

现在让我用一句话总结那就是我想当你男朋友你却把我当天使,你说气不气。

好巧不巧正要去上课的R也听见了。

当天课上我都记不起来自己是怎么死的了:)护短的R可以列入我校最可怕存在排名前十了……不是,说真的。我脾气差,不说好话,但我长得好看啊。不,其实那之前我还不觉得这怎么样的,自从上课发现小蓝莓偷偷瞥着我发呆之后我好像一下子就注意起来了……都懂。R打我专打脸。微笑。

不过没事儿,我还有翅膀啊,虽然那时候不知道小蓝莓是不是就只是喜欢我翅膀,但他的小尾巴往我这边无意识蹭的时候我还是心花怒放。科科。

后来被我校一跑步特快的小子评价是发/情的雄孔雀我都忍了。

再后来我忍不住就增加一些肢体接触,那时候我还没开窍死活不承认就是喜欢他,从他背后搂他的肩膀吓他一跳之类之类的,有时候他受惊过度直接就闪现走了,我就抓着他尾巴跟他一块儿闪现,如今回忆惊心动魄……小蓝莓有和和气气地问我为什么这样儿啊,我就很自然地说这是表达友好的方式啊。

然后他就笑了你敢信。他还说谢谢你。

妈的天使下凡。

那一刻老子就知道自己栽了。

 

有一天他好像跟那跑步特快的小子说了这事儿,那小子看我的时候目瞪口呆,隔天R又知道这事了。你们问为什么?特快小子严格意义上算是R的侄子。然后天杀的我跟小蓝莓的座位就被调到教室的两端了,我连他尾巴都握不到,气到翻白眼。

前文提到了R的迷妹,算我前同事吧,叫她风暴。风暴有天瞪着眼睛偷偷问我我是怎么做到被R额外关注的,我当时简直一个白眼翻到天上去,对不起我并不想要你家偶像的额外关注喔!!我只想跟小蓝莓多说几句话坐得近一点!!

我之前也说过小蓝莓是基督教徒,我俩是同性,你们应该也懂。所以真的是过了好久好久我才因为一次意外发现他好像在暗恋我,但是一直觉得这很罪恶自我挣扎了许久。那一刻我整个人都像个被点燃的炮仗,能直接上天的那种。

后来我们磨合了一段时间,他也接受了我爱他他也爱我这个事实。我还是觉得爱情不是罪过。不过我也没指望谁能祝福,他在乎的人能祝福他就行,也没必要祝福我,因为我会一直跟他在一起。

如果说那之前R只是看我不顺眼的话,之后就是有所仇视了。你懂那种狗血剧里恶毒婆婆的角色不?当然我不是说她就是那样。但是也略有那么些感觉了。

小蓝莓又是那种不太懂这些事的性格,R把他救出去R还那么有名还照顾他,他自然跟R特别亲,每次见到R跟她打招呼眼睛里都像是要冒出小星星一样。而R看我的眼神就像是看市场上被悬挂着的培根肉,不是嫌弃能描述的,我感觉在她眼里我就是个死人……

心累。

热恋的时候——其实到现在也是——我俩是挺腻歪的。我一天到晚恨不得把他圈怀里,就用翅膀把他罩住那种,他对人好的方式就很直接了,谈恋爱之后我再没自己叠过被子洗过衣服,最妙的是他帮我洗衣服的时候用的是他自己的洗衣液,我往床上一瘫全都是他衣服上的味道。

我是真的好爱他,而且一直在越来越爱他。

那时候我们都在上学,学校里能谈恋爱的地方不多,他性格比较害羞,做些什么都不想被人看见,恰好我们俩的能力运动起来都比较方便,有时候会在晚一些的时候一起去学校里的人造湖旁边散步,我会握着他的手揣进布兜里,一边走一边摩挲他的手指,他因为手指的问题以前自卑过一段时间,后来慢慢就好起来了。情侣之间聊天的内容你们就别指望了,是傻到冒泡又甜又粉红了,而且那些话真的是说给彼此听的,所以一直想偷听情侣谈话的请慎重:)

我宝贝我的翅膀,认识这个账号的人大概都知道。羽毛太难洗了,换羽期都不敢洗澡,掉下来的羽毛很容易把下水道堵死,但是翅膀能随便给人碰??做梦。前文讲有一段日子很颓,几乎不洗翅膀又没干啥好事,基本上脏得如同拖布。养伤的时候更别说了,差不多是等翅膀重新长出来,太惨了。期间都是他一直在帮我擦翅膀,我受伤不方便也就由他去了,后来就很可耻地习惯了……

他是真喜欢我的翅膀,我的就是他的他的还是他的呀,我是宝贝翅膀但更宝贝他,随便给他摸,他也有个习惯,就是散步的时候喜欢轻轻扯我一边的翅膀尖。

有一天晚上他被教授叫去谈话,我自己在宿舍太闷了就提前出来遛遛,吹了一会儿风就看到湖边有个人。这时候提一下,R的伪装术非常厉害。我这么铺垫你们也应该猜到接下来的剧情发展了。但是年轻不懂事的我哪里懂那么多套路啊:)

我靠过去的时候翅膀拢过去,“他”没碰。

然后我习惯性要搂他的肩膀,还没碰着呢就给人一个过肩摔扔湖里去了。

秋天。行行好。我入水那一刻错觉自己穿越到了冰河世纪,其刺激不亚于围观我校冰火人打架被误伤。冷到窒息跟又冷又窒息还是有很大差别的,哦。

然后很倒霉的是什么,我以前的确是会游泳的,但长翅膀是九岁左右的事儿了,任谁也不能拖着在水里泡开就沉得要命还增加阻力的翅膀在水里来去自如吧?

给自己点个蜡。

要不是当晚特快同学跟男朋友约会回来刚好路过,我命休矣。

不过R也不是故意把我摔湖里的,她大概就是想试探一下我,然后觉得我动作轻浮情不自禁就条件反射摔我一下,没想到离湖太近了。以上解释来自我校某会读心的同学,R本人以及我都不对此言论负责。

我虽然会飞体温高血液循环快,但毕竟还是人,当晚就感冒了,整整一个周才痊愈,我怕传染给他一直戴口罩,话都不敢多跟他说,心塞至极。他怕冷啊没法子,很容易感冒,每天就是我戴着口罩里三层外三层(出于他的关心)包得像个轮胎人站在教室门口等他出来,给他整理外套系好围巾我们再一起去食堂或者是哪里的,我一般都用翅膀挡一下他那边的风,因为他要是觉得风大了一定会给我挡,我怎么舍得。

后来R也许也看出来我对他是真心的了,慢慢的也不折腾我了,可喜可贺。

总而言之,太苦了。简直想在脑门子上贴张标语写上“我喝酒,我打架,我纹身,但我知道我是好男孩。”最好再加个“我们是真爱。”

是不是特别有狗血爱情小说的即视感?但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不过我心里还是挺平衡的,因为我见过比我惨的。不说了,他喊我吃饭了。

 

评论:

 

匿名用户:又见羽毛兄高调秀恩爱,安心吃下这口狗粮。

 

匿名用户:看了答主的悲惨经历还想点蜡来着,但是见缝插针植入狗粮也太过分了吧。

 

匿名用户:诶这位是不是还回答过“长翅膀是怎样一种体验”?热评里那位。

 

Sweet Dreams:特快是什么??这也太难听了。顺带这么多“:)”太不符合你的人设了!

别碰我羽毛 回复 Sweet Dreams:这又不重要。他喜欢:)

 

 

Sweet Dreams  吃豆人世界冠军

 

巧了看到熟人了,忍不住替我男朋友答一下这个问题,也别吐槽人设怎么扯怎么狗血了,反正对于我是事实对于你们嘛看着乐呵乐呵就好( ̄▽ ̄)~*

我性别男,出于某些原因,人生的前半截都住在我家的地下室里。有个双胞胎姐姐,工作的地方有点远。我爸之前一直不知道还有我和我姐存在,这方面不做评价了!后来的故事极为曲折在此省略,我从家里搬出来住校了,我亲爸三天两头来找我们教授下棋,知道他是我爸的同学撺掇我去认亲,我其实真不太擅长处理人际关系一直拒绝。

其实我心里也有障碍的!老天我们小时候都不知道我们还应该有个爸。这个也不提了麻烦。

认识我男朋友也是入校之后的事了,那时候我早成年了就是脸吧也许长得有点嫩,他常驻的地方又恰巧是未成年人禁止入内的【别误会是合法的】我当时因为任务去接近他的时候差点被他赶出来(╯︵╰)

跳过跳过,我得说他认识我之前【这里值得重读】是有过不少个前女友前男友,还特别有法国人的调情天赋,一开始交往的时候我也经常会想他不是认真的|*´Å`)ノ 不是对我自己不自信,是他那种类型你真的看一眼就会觉得他很花心的 o(TωT)o

我爸不知道我是他儿子的时候对他的感觉应该还行,学校欢迎任何不坏有恶意的同类,他又恰巧跟我们历史老师有段旧交情,那时三天两头往学校跑,我爸就眼熟他了,他们甚至还简单交流了一下对于敏感问题的看法。

后来我认亲了我们关系曝光了。

事情就不太一样了。

额,事实上,我爸更喜欢女孩儿。凭空多出我这么大个儿子也够他接受一段时间了,有时候我觉得认了亲跟没认其实关系不大……我们教授跟我说他其实只是不太会表达,我大概也理解啦。

但是三天两头挂我男朋友这个真的受不了(T ^ T) 

他从来不找我谈些什么,一向都是用行动表示自己的立场,很显然他并不看好我男友,具体体现在各种细节上,直接结果是每次我男朋友来我们学校的时候教授都很意味深长地看他,间接结果是我为了让我男友少遭点罪晚上休息的时候会跑去他那里找他。

我们异地恋,年龄差还不小,人生经历没什么重合的地方,他是我初恋我是他N代男友,看着是挺不靠谱的。但是他人真的超好,跟你说情话的时候你简直感觉自己是世界中心(゚▽゚*) 我们交往三个月才第一次接吻,交往六个月的时候还只发展到牵手拥抱接吻,而且大部分时候真的只是嘴唇碰碰。我晚上偷跑出去的事情被教授发现了,他说虽然很信任我的能力但这太危险了,我们教授是个有魔力的人,说真的,你看着他那么温柔的蓝色眼睛就无法拒绝他了。所以我们那段时间几乎是网恋……

我们网恋了整整两个月,再见到他的时候我都要热泪盈眶了,他好像想吻我但是想了想还是抱了抱我,于是我吻了他。

我真的早就不是未成年了!

他就是本世纪最佳男友,我觉得我能跟他过一辈子。

问题就是跟他谈恋爱的是我,我爸他不知道啊……

后来我男朋友一来学校我爸一定会以各种各样的原因出现在附近。我跟他偷偷在树林里接吻,不小心被正在拍照片的同学拍进去了,而我们那位一直戴着红眼镜世界笼罩在红色滤镜下的同学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还以为自己只是拍了教授最喜欢的树【虽然早就被这位同学意外毁掉了】

我爸看到了这张照片。

我男朋友被他挂在学校的钟塔上挂了大半天,你们别问我怎么挂的,只是从那以后他再没把钥匙用金属链子拴在裤腰带上过了。

现在也过去几年了,我爸应该也接受一些了,正巧我同父异母的妹妹又浮出水面,他注意力转移就没太多精力管我们谈恋爱了。

心疼我的男朋友 (*T_T*) 

 

评论:

 

匿名用户:哇,是变种人吗

 

匿名用户:感觉这种原本多情的人因为你而收敛的情况很感人

 

别碰我羽毛:拜托,你跟你男朋友站一起的时候简直就是沧桑大叔和未成年少年好吗。

Sweet Dreams 评论 别碰我羽毛:那你怎么不说你跟小蓝莓在一起的时候简直就是宗教壁画呢。

 

 

匿名用户:

 

这个问题得匿名答。

我性别男,跟男朋友认识很多年了,大概之前算是哥们儿吧啥的。他那时候还追过小姑娘,我知道他是直的,不过其实那时候我就发现自己也许有点喜欢他了。我们都是变种人,我因为些乱七八糟的事就把学校当家住,他不是,他家里人不知道他是变种人这件事,他那个性格就这样,瞒着家里人不让他们担心什么的,后来他入校后才没那种拘束的感觉了,但毕竟学校对他还是学校,他逢年过节依然要回家过。

我一开始根本没想让他知道我那些破心思,麻烦,弄得朋友都没得做就不值当了。我们的能力相克,他冰我火,但他对于能力的控制比我也许能好一些,因为我不能空手开打他行。我们不是朋友的时候我还挺嫉妒他的,好吧,只是一点。因为他是个脾气很好的人,我脾气很差,但也对他生不起太大的气。

总的来讲他是什么都好,我心里挺清楚的就行,说出来他就会笑得很傻。我也嫉妒他喜欢的女孩,又觉得他要是真喜欢那还是他们在一起最好,他把我当真朋友,我要是去搅合了就太对不起他。

在一起之后我还有点恍惚,因为过程太神奇了就跟我一同学用了能力让我们都快进了一样的,上一秒他还给女孩子送冰玫瑰呢这一秒他就站在我面前握着我的手跟我鼻尖抵鼻尖了。我还经常做梦梦见他们结婚怎么样的婚礼上我给他当伴郎……我去都是什么垃圾梦。

我们交往三年了,去年过年他要带我回家。他跟我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不太确定,我是真的惊到差点握不住手里的打火机。不弄得跟苦情剧一样狗血兮兮的了,我当时心里是真他妈开心啊,我靠,男朋友要带我回家过年。回家,过年。

但是我又想,我完全不知道他家里人什么样儿。听他描述他有个挺熊的在叛逆期的弟弟,父母性格还可以但是多少有点守旧,所以他入校很久都要毕业了才跟他的父母坦白他是变种人这件事。好吧说白了我就是他妈觉得他家里人可能不待见我,因为我的确不是那种很受长辈待见的乖孩子。

而且我也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跟“父母”相处,我完全没经验好么。

但是他竟然一眼就看出来了。行吧我承认他是个特别好的男朋友。然后我就真的在去年圣诞节跟他一起回家了。他跟他父母说过要带同学回去,大概也说了些别的什么吧反正我感受到一点同情了,看在是他父母的份儿上就不说什么了。晚饭吃得挺和谐,他跟他爸妈说是我们一起睡他房间他打地铺我睡床,最后还是一起挤了一张单人床,睡地铺?行了吧他再怎么会玩儿冰也是肉做的。

比我想象中好几百倍了,我都准备好被冷眼相对了什么的,就算他的父母真的这么反应我也不会怕的。但是他真的很在乎他的家人,这点让我挺苦恼的,大概他家里人真的不愿意的话只有分手了吧。

就是他那个叛逆期的弟弟看我不太顺眼。男友跟我描述中的弟弟虽然熊吧但也是个挺正常的小孩子的,但他看我的眼神让我感觉很不好……我问他他弟弟是不是特别喜欢他,他有点懵就说没有啊。哦,那他估计就是那种对兄长的崇拜藏在心里的傲娇小鬼,对他亲哥的朋友百般挑剔觉得不合格的那种。毕竟我是以他哥的同学的身份去他家的。

晚饭后我男友去帮他妈妈刷盘子了,我原本也想跟去的不然太尴尬了,他妈妈就很热情说千万别你跟XX(他弟的名字)聊聊你们的学校生活吧,他可好奇了!熊孩子在她身后翻白眼别以为我没看见。

我们两个坐在书房大眼瞪小眼,他问我他哥在学校里都做些什么,这个问题还挺正常的,我说上课呗,你哥学习成绩好你又不是不知道。熊孩子就哼了一声。你哼啥???有趣。很有趣。好吧为了给他父母留下好印象,我没有把打火机拿在手里,而是放在背包里了,心情就有一点躁,他问我你跟我哥关系很好么。

呵呵。

我说是啊,我们是最好的兄弟,室友,什么什么的。他又哼一声。

我尽量心平气和地跟他周旋几个回合,我男友端着水果过来了,水果盘下意识往桌子上一放又完全是下意识地用叉子叉了一块送我嘴边,我也是下意识地完全条件反射地就吃了。咽下去之后才反应过来有什么不对。

对面熊孩子的表情都崩了。

我们这时候动作很整齐地咳嗽两声掩饰尴尬,他问我水果怎么样啊我妈挑了好久的说一定甜,我说嗯嗯嗯是很甜的阿姨有心了。熊孩子看看我看看他说XX(我男朋友的名字)那是你的叉子!

所以说我跟你哥真的是铁哥们。我生平第一次试图圆场。妈的尴尬死我了。

我男朋友说是啊是啊来来来吃水果。

空气之中弥漫着尴尬。

 

然后熊孩子就不再用奇怪的眼神瞥我了,而是看都不看我一眼了,呵呵。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们挤一张床,他家暖气挺好的,但他说怕我冷还是加了几层毯子,他这人有地方真的挺婆妈。不过是挺暖和的。说实在的那晚给我的感觉还不错,有点像是迷迷糊糊的梦,最后我们脑袋蹭着脑袋睡着了,醒来就是新年了,他在新年的清晨给了我一个吻,对我说新年快乐。我一直记得。

现在他跟家里出柜了,有时候他家人会跑来学校看他,他弟弟还是那么个样儿,但是现在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拉着我男友的手招摇过市了。

怎样,就算你是弟弟,就算你是小孩,你哥就是我男朋友。不待见我?不待见我有什么用?你哥还是我男朋友。

呵呵,不服?那又怎样,我男朋友就是我男朋友。

 

评论:


匿名用户:妈妈为什么这个回答跟之前的画风都不一样??

 

匿名用户:答主傲娇,鉴定完毕。

 

Sweet Dreams:怎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别碰我羽毛:掉马了。不过对熊孩子的话,干得漂亮:)

 

不卖冰淇淋:……Dear,首先我不会因为家里人的反对而放弃你,你也是我的家人OK?其次小孩子他真的不是不喜欢你,他只是表达的方式有问题……还有你下次做那些奇怪的梦的时候可以叫醒我,那都不可能发生的。

 

 

Wolverine  瘦子你车钥匙呢

 

不受待见不是什么问题,不待见还动手就挺麻烦了。本来跟他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就挺费事了,连带着他哥一起上阵我就不想说什么了,他家能力遗传,打起来一言难尽。

我承认我跟他在一起的过程是挺神奇的,但这不碍事啊,我觉得我们现在就过得挺好的,我女儿也喜欢他,就是他们兄弟关系太好,每次我们小打小闹都会被他哥闹大。

现在我女儿见着他哥都会警惕起来了,这个可不是我教的。

瘦子竟然还因为这事说我。行吧就你们兄弟同心,但是不待见我也没什么卵用。

 

评论:

 

看我眼色:开玩笑吧你??你还觉得挺费事??我看你挑事挑得挺开心的??被我哥闹大??你接着扯??下次再把屋顶弄坏就等着被挂桥上一天下不来吧。

我简直气死,你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不是你教的?你女儿最亲近谁你不知道吗??小孩子让你教能成什么样儿??我还不应该说你??

 

Sweet Dreams:感受到了楼上要从屏幕里溢出来的愤怒,吃爆米花看戏。以及答主的滤镜不要太重,围观群众都看不下去了。

 

别碰我翅膀:围观群众都看不下去了+1,我觉得说话要实诚一点。

 

Wolverine 回复 看我眼色:她最亲近你啊。

 

Wolverine:小鬼想加作业了?

 

 

Fin.

写了有一段时间了,今天写完了厚着脸皮发一下。感觉在写东西/用社交软件交流的时候语气多少会变得冷静一些,因为是第一人称所以其实很多是答主自己视角的理解,并不完全客观,客观事实大家脑补一下应该也知道了。

就产一篇,请不要关注!

轻喷!顶锅盖逃走!

评论 ( 12 )
热度 ( 593 )

© 凌云壮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