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游银河下走大荒
十二楼听谁将故事弹唱”
——星尘《万神纪》
❤舜远❤

🌟愿你海晏河清🌟

关注请先看置顶
封面by 自我中心

今天质问箱的回复!

跟风我哥开了个质问箱玩玩,没想到真的有人来了……?有点惊讶,按照时间排序回一下pa!


谢谢你!


非常荣幸!不过我中间也是各个墙头趴啦,自己也没想到能喜欢他们到现在【挠头】倒不如说一直能喜欢他们我个人而言是非常开心的,虽然我的各方面水平都有限【挠头】非常感谢你的祝福!!【鞠躬】


?其实之前那个发出来了喔。最喜欢的舜远的文章……如果说我自己的话我记得很早之前说过“最喜欢的永远是正在写的这篇,最好的永远是下一篇”这种自娱自乐的话……?如果是说所有舜远文的话,平心而论舜远的太太那么多,真说要挑出一篇来我还是很为难的!【小孩子才做选择,我全都要.jpg】

不会的!基本上如果有那种黑历...

 我本意并非如此,不过这还是我第一次丝毫不掩饰对一个人的不爽,想想也是觉得很不可思议,但不爽就是不爽了,再掩饰就很无趣了,心里有所芥蒂再去粉饰太平似的说些好像委曲求全的话就更是无趣了,是吧?


果然我还是喜欢万神纪!【癫狂】

十二楼听谁将故事弹唱!!

无垠霄汉不过英雄的瞭望!!

跟风我哥弄了个质问箱,不是很会搞就佛系回答吧,感觉也没人会想问我问题【挠头】

凌云壮志的质问箱!


攒了几回一人之下,补全

球儿:【大笑】……你生气了!你就是生气了!我第一次见你这个表情!
楚岚:我不是我没有!跟你这种二百五有什么气可生!!
球儿:我道歉我道歉!那一起走!
楚岚:什么一起走!离我远点!
球儿:你摆我这道我得找回来啊怎么能离你远呢!!
楚岚:球哥球哥我错了你别缠着我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不行我要笑死了……怎么这么可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咱们楚岚才是个宝哈哈哈哈哈哈

舜远.《Counting stars》

 *Legend

*祝舜·欧德文先生生日快乐!

*BGM如题,请务必务必务必务必务必搭配食用

*主要联动了《雨霁》


《Counting stars》


01

尽远下车的时候朝雾未消,地上水痕斑驳,应当是昨夜一场春雨留下的痕迹,他小心绕过水泥地上的水洼,绿色帆布鞋的边缘沾上一些雨水。老站牌饱经风吹雨打锈迹斑斑摇摇欲坠,他后退一步费力地辨认着上面模糊不堪的地名,终究是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回头眺望远方,墨色的山峦远远地匍匐在乌云下,阻隔出一道颜色稍浅的雾线。梅雨季节将至,田埂间的小路一片泥泞,晨风却还很冷冽,全是泡过水的土腥味儿,尽远顺着路牙子照着...

自从画了架子鼓,我哥的噩梦再也不是自行车了【……】

74帅哥🐰🐰:

折磨了无数人的架子鼓被我藏起来了!

我就想给舜欧德文写个生贺而已怎么事情这么多,我对天发誓今晚写不出我不是人

[舜远]真相是真

 全程都是妙不可言,说再写篇长评也不为过。

她果真,她还是,最喜欢[时光]。

Narcissus:

“我的云伴郎呢?”一条舜的未读消息。


远在艾格尼萨的小维老师被表演和恶劣天气困在乐都,无论如何赶不上鼓与贝斯修成正果那场仪式,绝望得想挠琴,舜欧德文安慰他,说没有关系,我到时候给你印个大头照片裱起来,放到桌上大家轮流敬酒,起到一些怀念作用,云伴郎维鲁特听完就和他绝交第三千次,其实本人正在精心备礼。窗外风雨大作塑料袋满天乱飞,维鲁特拉着琴录了好几遍,背景的呼呼风声鬼哭狼嚎,最后他把琴弓一搁暂时妥协,打开电脑,屏幕上新消息跳得显卡爆炸,维鲁特狂转鼠标轮,最...

不是定时发布,祝咱们的舜欧德文先生生日快乐,生贺今天奉上!

[云轩中心]蜉蝣

一樽还酹江月

Narcissus:

*原文早丢了,凭记忆补档


*写云轩听昆曲是标配 



——长风九万里,刮了多久,你在大陆上走了多久。你见过茫茫原野,沙漠上风雪连天,千万里山川堆成古老国度的骨骼,海浪咆哮翻涌,灌进南岸岛屿纵横的筋络跳动的脉搏。你唱过捐躯赴难视死如归也唱过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听过黄钟大吕八音齐奏也听过阴风悲笳啾啾鬼哭,生老病死是无常,而人世间的悲喜与你无关。



你经历过的,爱与恨,得与失,全都雨打风吹去,你改不了命数,只在无数的白天和黑夜里独行,也和时间对抗,也和时间相依为命。...


812到底什么好日子,怎么什么事都在那天,佛了,为了给舜欧德文过生日把初中同学聚会推了,不知道能不能逃过大扫除与搬家,稿子还没写完,今晚放个BGM:今夜无人入睡

看看黄历那天好像还真是个好日子……

尽远2020年的生日要怎么过呢【打算】

深夜牢骚

心情不美丽,别看了。

我能理解学习这个事情家长很担心很焦虑,但问题是家长焦虑其实完全没有用啊……不是很能接受,因为一直感觉学习是我自己的事情,别人干涉太多还花大量冤枉钱耽误那么多时间让我真实不爽xx

然后我置顶说得很清楚了吧……不吃舜远的别关注我了??没有意义吧??我这个账号本身注册就是因为舜远啊,墙头趴过但我都在文章后面注明了我只是墙头不要关注我我的主坑是舜远,不吃舜远不喜欢舜远关注我干什么,我真的很难受。

再是我没有说好像,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排一下雷,以后私信或者小窗聊天的时候大噶多少互相尊重一下吧……至少单独要聊起这种雷的人比较多的话题先问一句……?耽美和百合我的天雷就是单方性转,...

舜远.《龙云亦云》

*突然又想写了【真香!】

*虚假西幻,很水,BGM《龙语者》

《龙云亦云》

 

01

舜第一次进入龙沼的时候只有九岁,他在子夜鸟第一次啼鸣时掀开丝绸薄被钻出了营帐,揣着把大祭司送他的血色短刀,披上荆麻制的黑色斗篷,口袋里别了一支弥幽清晨折下的星星花,握了握脖子上的月牙挂坠,头也不回地运用幻术隐藏起自己的踪迹,一头扎进萤火纷飞的丛林中。

那是舜·欧德文人生中第一次冒险,也是一切奇异故事的开端,小皇子毫无知觉地走入故事中央的漩涡,仰着脸观察这只有古老画卷中才存在的瑰丽世界。靴根陷进绵软的草皮,雨后特有的土腥味儿渗透在树影之间,参天古木的缝隙中生长着许多色泽斑斓的...

我鉴赏一下这张图,舜远的距离比维赛的近,是因为舜远公开了维赛木有【我哥语】是赛科尔的演唱会,他是center,我们的队长,所以站位要在中间!我们legend粉就是严谨讲究【……】
我永远喜欢legend!!

74帅哥🐰🐰:

“他们手里没有乐器,但只要他们往那里一站,这就是legend了。”

@Narcissus 清晏女神不嫌弃我!!!!!!!

我永远是legend头号粉丝!
俩版本 前面妖魔鬼怪版 (

流心

凌青喊:柳鉞!!!!他歇斯底里地喊,喉头泛着腥,那个走在前面的人动作僵硬了一下,没有停,凌青前所未有的慌,他快要疯了,一道道条条框框锁链一样将他纠缠在原地,他想起他对柳鉞皱眉说谁他妈喜欢你,你是我的谁,想起他恶狠狠地去咬柳鉞伸过来的手指,嘲讽他没脸没皮狗得一比,凌青的脊骨里有冰刺在扎,心头上灌了一瓶热蜡,无数他压抑了一辈子的剧烈情绪翻涌上来,他的所有爱憎和独占欲一并冲刷过他的脑海,理智全线崩溃。他看着柳鉞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远,身后是那么长一串血脚印,而这个人没有回头。甚至都不回头看他一样。
什么东西碎成渣了,天崩地裂,凌青不肯放手,他压下嘴边的腥甜又喊——柳鉞!!山崩地裂。没有回头,没有回头。
凌青...

评《星轮》

评《星轮》 



「我人生中最宝贵的时光,要从担任维尔哈伦博物馆的守夜人那一刻开始。每个人都应该爱上那个地方,那是历史,是时间对面正在发生着的一切,是指针又一次倒转,是无数的人生。


——界海·兰纳尔」...


回忆legend这一路就跟回忆自己当年追过的那些乐队一样的,啊,就是他们!

Narcissus:

整个志,从新西部浪漫主义开始重修,感觉像读曾经给初恋写过的情书,没追过星,看着垃圾团的故事也真有点感慨万千


发现了很多挺有意思的细节。新西部里面俩人在卡车上看月亮,赛科尔说这儿的月亮跟咱们那儿的不一样——我写月儿弯的时候根本已经忘了新西部的情节,这么一看,简直是他们俩的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这种时间线打碎重拼的写法有点容易出bug,稍微整理一下大体的设定——


队长/主唱/节奏吉他手:赛科尔·路普


主音吉他手:维鲁特·...

太感人了,我哥终于不刀了【抹泪】

74帅哥🐰🐰:

耶!画完了!觉得好对不起方休老师那个喊话 下一棒加油了!我这个沙雕黑白随便糊

关键词是!我就藏你影子里

一个手游的……repo?
可能是我首测太非了,二测竟隐隐有入亚的趋势,吃土氪了张月卡,首测第二天【第三天?】凌晨就出了尽远ssr和舜远sr【他俩一块儿来的!】
然后我就没肝力了【……】【这个游戏为了啥?为了舜远(划掉】
第二个ssr是瑞亚姐,然后我紧接着出了尤诺的sr!西南是真的不爱我……虽然西国sr我齐了……但是木有ssr,南国维鲁特我连sr都木有!!
事实证明也许东国人是有东国buff的,在接下来的两天里柳傲哥和咱师父都来了,至于倒数第二天我起床之后免费单抽出了弥幽的sr,紧接着五连就出弥幽的ssr,东国爱我,弥幽爱我,她真的爱我……【……】
我要强烈谴责一下,舜欧德文怎么回事儿啊,他老……咳,他挚...

武道

*舜远

*BGM:扭转晨星的舵轮

*听着 BGM胡乱瞎写,不知所云,慎入


尽远刚来东楻的时候,觉得这个地方的一花一木都温和柔软,迎接他的是一场倒春寒捎来的春雪,生自冰天雪地的小孩子头一遭知道雪也可以是温和的,棉絮一样徐徐洒在花草树木上,小太子端着茶在他身边用尚还稚嫩的嗓音说,瑞雪兆丰年啊。于是尽远也知道,原来冰雪也能催生次年的生机磅礴,千里冰封也是另一种模式的郁郁葱葱。

他对东楻的第一印象是君子之邦,他被人领着入宫,门槛跨了一道又一道,大厅里点着价值不菲的麝香,彩纱幔子绕了一道又一道,宫女小心翼翼地跟他讲话,细声细气地引他去见太子。尽远就想,东国的什么都这么柔软。

然...

天衣无缝

凌青想, 电梯没电大门紧闭你他妈是鬼是神都给我乖乖一刀两断。

然后柳钺来踹门了。

Narcissus:

*钺青,联动哪篇不用我多说了

柳钺放下手机。

他抬头,伸长了脖子往上看,37层,真他妈高,一扇扇窗数上去让人眼花,他数一次,在26层晃了眼,重数一次,败于29层,柳钺不认,再来,34层时又数不清了。永远差一步,就差那么一点——柳钺不数了。他想,我以前好像没有这么较真的。

抛开工作职责不谈,柳钺对自己的人生态度一向很随便: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爱咋咋地。天底下好像没有他特别在意的事。柳钺看一眼通话记录,他电话打了二三十个,每次都是响两声就被那边挂断,一排排鲜红的...

我很恳切地对他说:“凌青,你孤独终老吧!”
他盘着腿缩在沙发上挖西瓜,很不屑地瞥了我一眼:“你凭什么?”
我说你自幼缺爱,脑子里缺根筋,又心机又凶,一恋爱就掏心掏肺,预计会因情而死,悲戚至极,毫无尊严。
他吐一口西瓜种,咧出虎牙对我很嚣张地笑:“那是你自个儿的事儿,跟大爷我有什么关系啊!”

我很惶惶地沉默了一会儿,说,你说得好有道理,我还真是你亲妈。
他突然也沉默了,把勺子往我手里一塞,说吃西瓜吧。
我们面对面捧着半个西瓜吃起来,吃得气势汹汹毫无形象,最后意犹未尽。
他说唉,你不开心也别折腾我啊。我说嗯嗯嗯,我也是情不自禁。
“不过,我的确适合孤独终老吧。”凌青说着闭上双眼,眉间满是倦怠,我没有说话,任由...

看到一个完全没点过心心蓝色and评论的小可爱关注了我
内心:傻逼lof是不是又瞎写推送了【百分之九十九】
也许这个小可爱只是不习惯点心点蓝手评论呢【百分之一】

恳请各位不要一言不合就关注我,我首页废话很多的,点关注不如给我喜欢的文点个红心,点关注不如给我回个评论OTZ

莫染_:

还有突然求评论红心蓝手——

【最近涨粉这么多为啥消息提示这么少?关注了我又不和我互动是为了暗杀我吗?】

盏鹤:

哈哈哈非常真实了

熬煮黑洛酱:

一点粮圈观察,不一定对


哦对了,@维鲁斯特 ←这是我的微博,欢迎各位来找我唠嗑!

在世界尽头孤独终老

鉞青

凌青点燃一支烟。
买房子的时候宋谰谰跟他说楼层这么高不方便跑路吧,凌青痞里痞气地笑说要给人堵到家门口我也不用混了吧。他在闹市街有套房子,37层俯视全局感觉很好,他说我就是喜欢啊。他站在最高的地方,看所有人像蚂蚁一样跑来跑去,看不出有谁出身显赫,都一样易碎。于是他生出一种淡漠的倦意,华灯初上的时候整座城市都街道都活过来,他常常不开灯,坐在落地窗前沉默着处理自己的伤口,绷带卷了一圈又一圈,结束之后冲掉手上的血污来一根烟。他好像有很久没有回到这个地方了,有一段时间也有人给他做饭,回到屋子里的时候灯总是亮着的,有人会给他包伤口,他也努力不受伤去污染那人家里的沙发。他不抽烟,改吃口香糖。最后他回到...

有人说难过的时候吃东西丫

那又饿又难过又没有东西吃怎么样呢。

我哥是神仙

转载自:74帅哥🐰🐰

晴空之下

*阿斯克尔兄弟组亲情向

*BGM《镜光》

*私设和ooc成堆

*前篇 镜空之上

伊恩的房间在二楼采光最好的那处拐角,阿斯克尔家的宅院里有一方温室,里面种一些花花草草,只要站在伊恩最喜欢的那棵苹果树下,一抬头就能看到他房间的阳台。

尤诺小的时候经常会跟着他钻进屋子里去,他记得伊恩的书摞得有那么高,地毯的边角上压着几本晦涩难懂的古籍,空气里全都是油墨的气息,花之都雪霁天青的时候,伊恩会把房间的金纱窗帘拉开,让艾格尼萨最温暖的阳光落在摊开的书籍上,整个房间就变得暖烘烘了。他做一些摘录,偶尔会站在阳台上念诗,尤诺喜欢蜷缩在房间角落的沙发里,读伊恩塞给他的儿童文学,困了就睡一觉。...

到底是多么美好的生活才能让两个背负那么多总是难以微笑的人笑得如此开怀啊😭😭😭😭😭😭太美好了

无知罪:

“LOVERS”

终于旅游回来放一下7.28无料图,原作者走→ @自我中心

某人说她太害羞了不想自己发拿舜舜生贺逼我代劳了【】

舜远.《头狼》 7-9

*半架空,ooc预警,正剧向

*有维赛成分,不打tag了

1-3

4-6

07

2018.1.3  东楻某咖啡厅

舜坐在靠窗的位置梳理文件夹里的资料,有两只鸽子从窗外的公园飞过来,隔着玻璃与坐在舜对面的弥幽对视,弥幽安安静静地挖着面前的蛋糕,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她用一种带了点茫然的眼神注视着鸽子洁白的羽毛,逐渐开始思索什么,而那两只鸽子像是突然受惊了般,扑棱着翅膀跑掉了。

“弥幽。”舜摘掉眼镜,低声唤道。

“哥哥要出差了吗?”弥幽又眨眨眼,眼里空无一物地看向舜,少女面无表情的时候总像个精雕细琢的白瓷娃娃,声线轻轻缓缓。

“又做梦了?”舜将一摞资料叠好放进公文包,不动...

1 / 17

© 凌云壮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