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游银河下走大荒
十二楼听谁将故事弹唱”
——星尘《万神纪》

❤舜远❤


🌟愿你海晏河清🌟


关注请先看置顶
封面by 自我中心


🐰74是哥哥🐰
头像by 一曲镇命

糖衣

*西北送弓,发发的点文   

*非常短小的摸鱼,没什么cp感【挠头】不知所言不知所言

 

格洛莉娅从小到大常吃两种药,一种黑不溜秋苦得不加掩饰,一种五颜六色裹着靓丽糖衣,药片躺在白皙稚嫩的掌心里,她总要选择先吃一种。

 

 

瑞亚心里一直有个姑娘,很难不去想她们在一起的那么多个日夜,她忙得厉害,回归家族后难有闲暇,接了任务又精神紧绷,等她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没跟她的小太阳见面了。她开始回忆的时候已是深夜,特纳领的风雪最是张牙舞爪,艾格尼萨很合东楻的一句词:高处不胜寒,夜灯亮得摇摇欲坠,她倚靠在书房的躺椅...

30号预售就结束了,没有余本应该也没有二刷,然后现在总字数是22w左右,之前说销量过120就开车,因为120是个坎儿【挠头】还有两天了现在再推一下pa

至死方燃。:

舜远《寄余生》合志预售终于要开始啦!

详情见宣图,参志人员见评论(乐乎害我)

预售时间:723晚九点——830

预售地址:点我收获粮仓

给大家透露一个小小消息

你以为就是十一篇文吗?

你以为仅仅如此吗?

在十一篇文后还有惊喜彩蛋哦!

比如说惊现某坑王

比如说某某老师和某某老师合作

以及给大家说一下,这是少量通贩不会有余本也应该不会有二刷,抓住机会喔!

现在又多了个惊喜!某位传说...

北国.《与光比邻》

*bgm如题

*北国兄弟组亲情向,私设有


《与光比邻》


00

尤诺·阿斯克尔有一个秘密,从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开始看到一位死神。

死神生着对漆黑光滑的鸦羽,背脊裸露出惨白又狰狞的骨刺,它时常佯装成一只乌鸦,年幼的尤诺就当真以为那是一只乌鸦。死神常藏匿在花之都温室里的层层枝桠下,它厌恶雪花,落雪时便会藏到尤诺的窗台上,钻进窗缝用橙红的小爪子撕扯着棉绒窗帘,天晴时再悄无声息地飞入树丛,尤诺对母亲说,我屋里一只乌鸦,母亲还以为是小孩子做了噩梦,安抚说:“艾格尼萨怎么会有乌鸦呢?”

阿斯克尔领的确是整个艾格尼萨最为温暖的地方,这是北之境唯一一...

当放烟花

*我流舜远!!ooc预警!!

*不听BGM就吃亏了BGM:《狠狠》-吴雨霏!!!

*子!弹!高!飞!当!放!烟!花!


子弹高飞,当放烟花


20岁。


“可以请您跳一支舞吗?”

舜柔声说着,语气里听不出一点虚情假意,宴会觥筹交错纸醉金迷,低浓度果酒与陈年红酒勾兑出一室令人作呕的廉价奢华,聚光灯投射在落地窗外深不见底的人工湖面上,掩盖过落在某人背心上的红色光点。尽远·斯诺克身穿一身浅灰色西装,彬彬有礼地像位富贵公子,翠绿色的短发很温顺地贴着面颊,眼神温温润润地像一杯氤氲着热气的绿茶,西装外套勾勒出很美好的腰...

还是之前那些话,这个字数和阵容真的血赚不亏,都是用爱发电,120是成本上的一个坎,销量过120就开车,嗯【虽然车并不好吃……】

至死方燃。:

   
而隔壁的尽远听到书房关门的声音,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平时舜会不经意过来看一眼文档,甚至有时候他瓶颈了,两人会对故事的走向进行探讨。他喝了口茶,开始继续写。这个故事的开头他选择了景描。虽然这是一种很容易奠定感情过剩的基调的方法,但是他似乎想不到更好的开头了。

十五六岁,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而年少的情愫多是从这个时期开始产生的。尽远刚开始不断地修改,试图将自己的用词变得柔和一些,然而他改来改去不得如意,索...

舜远.《Counting stars》

 *Legend

*祝舜·欧德文先生生日快乐!

*BGM如题,请务必务必务必务必务必搭配食用

*主要联动了《雨霁》


《Counting stars》


01

尽远下车的时候朝雾未消,地上水痕斑驳,应当是昨夜一场春雨留下的痕迹,他小心绕过水泥地上的水洼,绿色帆布鞋的边缘沾上一些雨水。老站牌饱经风吹雨打锈迹斑斑摇摇欲坠,他后退一步费力地辨认着上面模糊不堪的地名,终究是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回头眺望远方,墨色的山峦远远地匍匐在乌云下,阻隔出一道颜色稍浅的雾线。梅雨季节将至,田埂间的小路一片泥泞,晨风却还很冷冽,全是泡过水的土腥味儿,尽远顺着路牙子照着...

自从画了架子鼓,我哥的噩梦再也不是自行车了【……】

74帅哥🐰🐰:

折磨了无数人的架子鼓被我藏起来了!

[舜远]真相是真

 全程都是妙不可言,说再写篇长评也不为过。

她果真,她还是,最喜欢[时光]。

Narcissus:

“我的云伴郎呢?”一条舜的未读消息。


远在艾格尼萨的小维老师被表演和恶劣天气困在乐都,无论如何赶不上鼓与贝斯修成正果那场仪式,绝望得想挠琴,舜欧德文安慰他,说没有关系,我到时候给你印个大头照片裱起来,放到桌上大家轮流敬酒,起到一些怀念作用,云伴郎维鲁特听完就和他绝交第三千次,其实本人正在精心备礼。窗外风雨大作塑料袋满天乱飞,维鲁特拉着琴录了好几遍,背景的呼呼风声鬼哭狼嚎,最后他把琴弓一搁暂时妥协,打开电脑,屏幕上新消息跳得显卡爆炸,维鲁特狂转鼠标轮,最...

舜远.《龙云亦云》

*突然又想写了【真香!】

*虚假西幻,很水,BGM《龙语者》

《龙云亦云》

 

01

舜第一次进入龙沼的时候只有九岁,他在子夜鸟第一次啼鸣时掀开丝绸薄被钻出了营帐,揣着把大祭司送他的血色短刀,披上荆麻制的黑色斗篷,口袋里别了一支弥幽清晨折下的星星花,握了握脖子上的月牙挂坠,头也不回地运用幻术隐藏起自己的踪迹,一头扎进萤火纷飞的丛林中。

那是舜·欧德文人生中第一次冒险,也是一切奇异故事的开端,小皇子毫无知觉地走入故事中央的漩涡,仰着脸观察这只有古老画卷中才存在的瑰丽世界。靴根陷进绵软的草皮,雨后特有的土腥味儿渗透在树影之间,参天古木的缝隙中生长着许多色泽斑斓的...

我鉴赏一下这张图,舜远的距离比维赛的近,是因为舜远公开了维赛木有【我哥语】是赛科尔的演唱会,他是center,我们的队长,所以站位要在中间!我们legend粉就是严谨讲究【……】
我永远喜欢legend!!

74帅哥🐰🐰:

“他们手里没有乐器,但只要他们往那里一站,这就是legend了。”

@Narcissus 清晏女神不嫌弃我!!!!!!!

我永远是legend头号粉丝!
俩版本 前面妖魔鬼怪版 (

太感人了,我哥终于不刀了【抹泪】

74帅哥🐰🐰:

耶!画完了!觉得好对不起方休老师那个喊话 下一棒加油了!我这个沙雕黑白随便糊

关键词是!我就藏你影子里

武道

*舜远

*BGM:扭转晨星的舵轮

*听着 BGM胡乱瞎写,不知所云,慎入


尽远刚来东楻的时候,觉得这个地方的一花一木都温和柔软,迎接他的是一场倒春寒捎来的春雪,生自冰天雪地的小孩子头一遭知道雪也可以是温和的,棉絮一样徐徐洒在花草树木上,小太子端着茶在他身边用尚还稚嫩的嗓音说,瑞雪兆丰年啊。于是尽远也知道,原来冰雪也能催生次年的生机磅礴,千里冰封也是另一种模式的郁郁葱葱。

他对东楻的第一印象是君子之邦,他被人领着入宫,门槛跨了一道又一道,大厅里点着价值不菲的麝香,彩纱幔子绕了一道又一道,宫女小心翼翼地跟他讲话,细声细气地引他去见太子。尽远就想,东国的什么都这么柔软。

然...

我哥是神仙

转载自:74帅哥🐰🐰

晴空之下

*阿斯克尔兄弟组亲情向

*BGM《镜光》

*私设和ooc成堆

*前篇 镜空之上

伊恩的房间在二楼采光最好的那处拐角,阿斯克尔家的宅院里有一方温室,里面种一些花花草草,只要站在伊恩最喜欢的那棵苹果树下,一抬头就能看到他房间的阳台。

尤诺小的时候经常会跟着他钻进屋子里去,他记得伊恩的书摞得有那么高,地毯的边角上压着几本晦涩难懂的古籍,空气里全都是油墨的气息,花之都雪霁天青的时候,伊恩会把房间的金纱窗帘拉开,让艾格尼萨最温暖的阳光落在摊开的书籍上,整个房间就变得暖烘烘了。他做一些摘录,偶尔会站在阳台上念诗,尤诺喜欢蜷缩在房间角落的沙发里,读伊恩塞给他的儿童文学,困了就睡一觉。...

到底是多么美好的生活才能让两个背负那么多总是难以微笑的人笑得如此开怀啊😭😭😭😭😭😭太美好了

无知罪:

“LOVERS”

终于旅游回来放一下7.28无料图,原作者走→ @自我中心

某人说她太害羞了不想自己发拿舜舜生贺逼我代劳了【】

舜远.《头狼》 7-9

*半架空,ooc预警,正剧向

*有维赛成分,不打tag了

1-3

4-6

07

2018.1.3  东楻某咖啡厅

舜坐在靠窗的位置梳理文件夹里的资料,有两只鸽子从窗外的公园飞过来,隔着玻璃与坐在舜对面的弥幽对视,弥幽安安静静地挖着面前的蛋糕,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她用一种带了点茫然的眼神注视着鸽子洁白的羽毛,逐渐开始思索什么,而那两只鸽子像是突然受惊了般,扑棱着翅膀跑掉了。

“弥幽。”舜摘掉眼镜,低声唤道。

“哥哥要出差了吗?”弥幽又眨眨眼,眼里空无一物地看向舜,少女面无表情的时候总像个精雕细琢的白瓷娃娃,声线轻轻缓缓。

“又做梦了?”舜将一摞资料叠好放进公文包,不动...

[SOT]星轮

我干什么要在看这篇的时候听深海的回旋,清晏谋我眼泪要我命,指名道姓就是她,她根本不是喵喵喵大魔王,她是小神仙【哭哭哭】

Narcissus:

*两年前那篇博物馆之夜pa,cp向tag就不打了


*剧情全都是我瞎扯淡



00



「我人生中最宝贵的时光,要从担任维尔哈伦博物馆的守夜人那一刻开始。每个人都应该爱上那个地方,那是历史,是时间对面正在发生着的一切,是指针又一次倒转,是无数的人生。


——界海·兰纳尔」



01



界海在自己...

舜远.《你我》

*尝试一下个人理解的手游/演唱会流舜远

*甜到作者自己都觉得齁了

*BGM:《打上花火》-乐正龙牙、言和 av14975820

《你我》

 

牵个手吧。

 

“手上的伤严不严重?”

一盏白炽灯吊着,泛黑的灯泡内侧满是积攒的昆虫尸体,墙角水渍斑斑,带一些猩红再藏进边角破碎的地毯下。夏夜的蚊虫在耳边嗡嗡嘤嘤,脚边是支离破碎的玻璃酒瓶,舜在身后问他。尽远站在满地玻璃碎片之间,垂着脑袋若有所思,雪白的衣袍上溅一些血点。飞蛾的翅膀振动了一下,枪尖落下块碎布,血痕蜿蜒地顺着手背滑进了指缝,他毫无知觉般抿着唇转过头来:“逃了。”

舜说,唉。

尽远的双唇抿得更...

演唱会的repo

太激动了很多地方记忆模糊,试图把演唱会的剧情回忆理顺一下……

1.关于剧情

演唱会的形式差不多就舞台剧了,剧本跟小说还是差了非常多的,概括一下大概是,界海家乡被毁,他想回去看看,云轩不许,界海黑化,运用那本书【全剧最神道具】回溯了一下之前发生的事情,试图找出凶手,这里跟小说剧情前期还可以重合,他跳转到黑暗沼泽后遇到了无面人,无面人控制自己创造的僵尸一样的【就是僵尸……?】怪物攻击界海企图抢走那本书,西北三人及时赶到,这里格洛没有跟来,而是回到岩城再出场,应该是瑞亚怕遇到危险三人开溜了【……】

这里无面人的设定跟小说是不一样的,丁丁在微博里说这里是莫雷和无面人的设定部分重合了,可以理解,因...

我真的要跟大噶吹爆潇洒爹爹啊,太他妈好看了,简直是难过的时候拿出来一看都能回血的程度了!!间接导致无料的颜值太高惹我不舍得外送了【捂脸】潇洒是神仙!!我永远喜欢潇洒!!!

三萧。:

深夜发图 (讲究) 

给宋凌凌重绘了16年的笙歌千年~是7.28无料封面!

(因为和合志撞上了所以依旧很赶很潦草……感谢宋凌爹不嫌弃!

全图和单独截的几张在后面自取√

舜远.《封喉》

*伪武侠pa,全是水分

*BGM:av26729872【是个古风剪辑,非常赞,bgm是《音波功》】

《封喉》

00

文家的刀,见血封喉。

 

01

乐声自画舫处飘起。

湖面上拢着零零碎碎的光晕,暗色的小舟落叶般聚拢在湖沿,甲板上人人挑起一盏“文”字灯笼,纷纷抄着刀剑静待画舫的主人发话。色泽各异的烛光在船篷顶燃起绵延的火,湖边的歌女轻笑一声,一串儿莲花样式的河灯被放进湖里,湖面风平浪静,花灯却纷纷打着旋儿分散到画舫四周去了。

起先是寥寥几声琵琶,再是一支箫,筝声一响,满湖的河灯瞬间燃起,湖面镜子似的映出一画葳蕤,画舫上的彩烛一排排亮了,披着水纹红纱衣的女子现在栏杆上,...

也不算个无料宣,没有照片,50+P珠光纸封面,封面是潇洒的,印了很少,收录的都是已经发表的文章,笙歌,今夕,无声,总字数三万五左右吧,cp是舜远only!舜远only!舜远only!现在大概还能有4本左右吧,想拿来交换舜远的无料,只限于舜远,不知道还有没有想换的……

就,本子不厚,但也不是很薄了,希望能拿等质量的无料来换,就是,两张明信片换一本无料就有些……是吧,而且是舜远限定,有cp向只要舜远,那种偏全员无cp向的也可以……像是一套时之歌全员的明信片或者吧唧那种……还是看质量,毕竟都是无料大家也都是用爱发电嘛……估计也没人换吧唉
不支持邮寄,不支持邮寄,不支持邮寄!
大概在728下午三点以后会...

舜远.《头狼》 4-6

1-3

*半架空,ooc预警,正剧向

*有微量维赛成分,不打tag了


04

2017.9.12  塔帕兹  郊外

“多久了?”尽远将试管从密封袋里抽出来,里面是半管近乎凝固的黑红色物质,他甩动试管,物质飞快融化成稍微透明的红色液体,静置三秒,物质再次沉降。

“三天。”赛科尔有些发抖地攥着个抱枕靠在沙发背上,T恤上洇着汗痕,维鲁特在一旁伸手抽了张纸去擦他额头上的汗,赛科尔却有些迷惑地眯了眯眼,好像他看不清维鲁特手里握了什么。

“虹膜充血视力下降,但没有呼吸困难的症状,不发热,但……”维鲁特低声对尽远说着,赛科尔突然在旁边很用力地喘了一口气,维鲁特的...

[舜远]二次重置 03-04

我靠 这篇都要要我命了 怎么看的人这么少

Brier:

*全部是我瞎扯淡


03


东楻实验区占地面积很广,然而最高级别的实验室只有很小的一块地方。那是一栋陈旧的两层小楼,建筑外部的漆掉得斑斑驳驳,招牌没有经过防护处理,上头的字缺胳膊少腿,只能依稀看出一个“寸”和一个“欠”。舜每次进楼时抬头看见这块招牌,都会产生一种它在嘲讽自己的感觉。


一进门是个小书吧样的区域,装潢和那活标本简直是一套的——历史有百年悠久。Regin跟着他走进去,把灯尽数打开,被强光晃得眯了一下眼。舜从满地堆得乱七八糟的机械零件和仪器里有些艰难地穿过去,推开一沓半人高的书,在吧台上给自己...

舜远.《头狼》 1-3

*半架空,ooc预警

*bgm是言和版本的《血腥爱情故事》

《头狼》

00

狼群的头狼只有一只。


01

2018.2.14  艾格尼萨  特纳领  午夜

舜闭上眼揉了揉太阳穴。屋里昏黄的台灯很安静地亮着,地上铺了暗红色的地毯,金线在上面交织出一条盘龙,屋外一场大雪稍歇,雪层一直覆盖到窗台,窗户内侧厚厚一层霜花,很隐约地能看见覆盖大半个特纳领的松林,已经兀自生长近百年的寒松紧挨着彼此,枝桠上落着积雪,很突然地,有一片积雪落到地上。

舜伸手把杯子捞过来,喝一口早就凉掉的咖啡,用左手翻过资料的下一页。桌子上摆了一大摞文...

舜远.《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之前手滑贴漏了08!!求看过的小天使回来看一眼!!08很重要!!

*是给潇洒神仙的生贺! @三萧。 

*是和清晏神仙的联文!

一年之前的前篇:

《山不过来,我就过去》

《山遂跑,我欲追》


《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00

小米粥一碗煎豆腐三块,葱丝飘在油花里,筷子一搅天翻地覆,还有点风起云涌的抽象气魄,桌前人凝视许久甩了筷子一站,椅子搁地板上刺啦,厨房里飘出个不轻不重的声音来:“你又想好了?”

“快快,这段儿来对对。”

尽远打着鸡蛋厨房里一探头,无奈得想笑,任谁都想不到舜哥能大热天披头散发背心短裤窝家里冥思苦想,看人老大爷装扮却一身的少年气

[东南]海啸之前

指名道姓,这个人跟官方一块儿要杀人了

Brier:

*出新歌了我还在写深海的回旋……汤汤这首写的真的是神仙,我吹爆她!


尽远有跑步的习惯,在艾格尼萨的时候一圈圈绕着雪松林和冰湖,到了东楻就在京城城郊草木葱茏的山道上。他跑步的时间完全是自己的,不喜欢有人跟,从小到大也没几个人跟得上他,舜和赛科尔曾经都试图挑战过,结果一个半道开了辆共享单车才坚持完全程,一个干脆缴械投降,直接放弃了。


彼时赛科尔一把拍上他肩膀,呼哧哈喘地咆哮:“你跑步……跟舜欧德文开车有他妈一拼,省省行吗,东楻人的气质呢?”
尽远抹了一把快流进眼睛的汗,淡定回敬:“塔帕兹人的体魄呢?”
“行,远哥,明年海...

Gasoline

*伪底特律pa,十分ooc全是私设,慎入

*题目是BGM

*胡乱写写,就一摸鱼


舜说:“那就从喜欢晴天开始吧。”


早上尽远拉开窗帘的时候发现雨还没停,晶莹剔透的水珠顺着复古式的檐角淅淅沥沥地往下滴,遥遥望见院里舜最喜欢的那枝白玫瑰叫雨水打得无精打采,他瞥一眼身后那人正带着单片眼镜端端正正地摆着刀叉,额边的led灯有一瞬转为明黄,随即光芒暗下去,他也很规矩地收整好绸子料的金贵窗帘站到舜的背后去,还是什么都没说。

舜头也不抬地观察着银餐具上的小片锈痕道:“花儿总是风吹雨打过才有韵味的,我不会伤心。”他敲打银制刀叉,金属发出略有些沉闷的声响,...

作业间隙的摸鱼🐠🐠🐠🐠求技术流童颜老阿姨保我考试成功【……】

我下次再用三十六色儿童水彩笔上色我就是傻x🙌

别开P3,很辣眼睛,溜了溜了

深海的回旋

*听歌无意识乱写,我要炸了慎入吧

*童年捏造有,我流人物有,ooc有

*BGM是啥都懂请务必务必务必务必搭配食用

*维赛和舜远


“我能听到。”


赛科尔喊,维鲁特!他去抓他,水从手指缝里挤过去,指尖的伤口窜起点点红,一条血线就此升腾入天光里,水纹晃一晃一并稀释了。他开始呛水,水压碾过他的喉头,什么细细碎碎的东西洇出来,薄薄的灵魂一样扩散出去,这里这么黑,但他什么都抓不到,就像那么条可怜的、搁浅的鲸鱼,眯缝着眼再也找不到浪潮了。他被淹没了。赛科尔曾经说我就是讨厌水呀,黑漆漆的,水里面。


维鲁特很诧异。那个时候他端坐在书桌前誊写报告,白纱窗帘用白绸子束在一旁,边角落在书桌上,...

1 / 8

© 凌云壮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