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游银河下走大荒
十二楼听谁将故事弹唱”
——星尘《万神纪》
❤舜远❤

🌟愿你海晏河清🌟

关注请先看置顶
封面by 自我中心

流心

凌青喊:柳鉞!!!!他歇斯底里地喊,喉头泛着腥,那个走在前面的人动作僵硬了一下,没有停,凌青前所未有的慌,他快要疯了,一道道条条框框锁链一样将他纠缠在原地,他想起他对柳鉞皱眉说谁他妈喜欢你,你是我的谁,想起他恶狠狠地去咬柳鉞伸过来的手指,嘲讽他没脸没皮狗得一比,凌青的脊骨里有冰刺在扎,心头上灌了一瓶热蜡,无数他压抑了一辈子的剧烈情绪翻涌上来,他的所有爱憎和独占欲一并冲刷过他的脑海,理智全线崩溃。他看着柳鉞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远,身后是那么长一串血脚印,而这个人没有回头。甚至都不回头看他一样。
什么东西碎成渣了,天崩地裂,凌青不肯放手,他压下嘴边的腥甜又喊——柳鉞!!山崩地裂。没有回头,没有回头。
凌青觉得眼眶剧痛,一低头,眼泪和血滴子一齐进了手心,他置之不理,抬起头视线朦胧地寻找那个渐行渐远的身影,他们离得那么远,他一直在试图把人往外推,这下子却真的抓不住了。
凌青茫然地瞪大双眼,眼泪抑制不住地下滑,满脸的血晕开来,狰狞得像是地狱来的厉鬼。
他在这班境地终于回忆起了什么本能,撕心裂肺地嚎啕大哭起来。
他停下了。

“凌青?阿青?醒一醒。”
凌青醒来的时候嗓子里干得厉害,气音都发不出来,鼻子里全是消毒水味儿,睁眼看到一跳一跳到心电图,难得有点疲惫的柳鉞削着苹果温温和和地看他,说:“怎么睡着了?少睡一点,不然晚上会睡不着……喝水是吗?”
柳鉞把早放在一旁准备好的温水端过来,自己先用嘴唇试了试水温,刚好,凌青却拧着眉毛看他,把水推到一边,柳鉞柔声说喝一点,不然嗓子会疼,凌青就直勾勾地盯着他喝了一口,声音无比沙哑地喊柳鉞。柳鉞动作一顿,这两个字里藏一些不像是凌青会说的东西。
“柳鉞!”凌青又有些急切地喊了一声,眉头越皱越紧,柳鉞知道他这是深度睡眠刚醒了犯迷糊呢,放下水杯和水果刀就过去给人顺毛,谁知道凌青一把抓住他,虚握着他的手腕,指节发白又怕柳鉞疼到,有些颤抖地看他,看这张好看到雌雄莫辨微笑总是无懈可击的脸,眼神却直勾勾看到里面去。
柳鉞的笑出现一点裂痕,他看到凌青眼睛一眨,眼泪决堤。
凌青从来没在他面前哭过,从来都没有。

凌青哭得面无表情,只是眉头紧紧皱着,眼泪直接顺着面颊滑落进衣领里,柳鉞的心跟着揪起来,凌青看了他那么久,恶狠狠地张开双手紧紧地搂住了柳鉞的脖子,柳鉞听到隐约压抑的啜泣声,凌青的动作太大扯到了仪器,柳鉞有点担心地去看,发现心电图上下摆动的频率飞速加快。

“怎么了……?”
“柳鉞。”
“……我在。”
“柳鉞。”凌青意识朦胧哑着嗓子,“你他妈能不能在我面前哭一次?”
柳鉞的动作有点僵硬。凌青带着鼻音问他,你能不能有事跟我说,你能不能为你自己哭一次。
然后凌青低声啜泣着将脸埋到柳鉞的领口,又昏睡过去。

评论 ( 8 )
热度 ( 26 )

© 凌云壮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