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游银河下走大荒
十二楼听谁将故事弹唱”
——星尘《万神纪》
❤舜远❤

🌟愿你海晏河清🌟

关注请先看置顶
封面by 自我中心

金错刀

凌青:朕的江山和美人哟——【托腮,斜眼瞥瞥】

Brier:

*钺青 有彩蛋




镜头自平地起,从女子曳地的长裙一路向上,腰线,后颈,高挽的髻上仙鹤穿云的簪,而后移到正面,远山眉斜插入鬓,双眼垂着,长睫在未施粉黛的脸上投下一小片阴影。




姑娘慢慢踱进灯火辉煌的宫阙,月白色裙裾拖过门槛,与正红色的地毯形成一种鲜明的对比,镜头拉远,而后切给了主位上摒着茶沫,玩味地注视着她的天子。




天子把瓷盏撂到一边,力气不小,茶水溅出来泼到了桌上。姑娘走到他对面,盈盈行了一个万福,把手中端着的漆盘恭敬地奉上。




“锦绣缎一匹、金错刀一把,奉与陛下。”姑娘语气温柔而声音婉转,天子抬了抬眉,从漆盘里把那段彩色的布抽出来放在手上展开,一把错金钢刀卷在当中,随着摊开的绣缎滑落下来,将落地时被他伸手轻轻捉住。




天子把刀掂了掂,凑到眼前端详,刀刃折射出的反光映着他的眼神,一时分不出哪个更利。刀在他五指间转了一圈,他突然向前一倾身,凑到姑娘耳边徐徐地说了一句话。








“卡!”导演喊,“过,你俩休息一会儿。下一场后梁皇帝……老柳人呢?”




“头套掉了,别急。”柳钺的声音从柱子后头慢悠悠地传出来。








凌青把刀往边儿上一扔,扶着关徵站起来,赞叹一声:“你这套造型太有味道了。”




关徵笑笑,摇了摇头没说什么,两个人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边上助理忙着递水,凌青摆摆手示意不用,关徵抿了口茶,低着头继续翻她的剧本。




“你说这——美人赠我锦绣段,已经是要我悬梁自尽了,美人赠我金错刀,难道是要我把心肝儿都剖给他么?”凌青翘着腿正正自己头顶的十二旒冕冠,关徵抬头瞟了他一眼,说:“你这话自己去跟他讲。”




“你还说呢,我今天一天都没堵着人,他怎么还跑去剪辑开了?”凌青抱怨,“你跟他一点不像师兄妹。我们关关这么女神,他什么狗人啊他。”




关徵咿呀一声脱口了个戏腔,然后笑盈盈地揶揄:“你们俩——也不像师兄弟呀?”








下一场后梁皇帝的戏全程长镜头,这位朋友人设苦逼,一步之差兵败遭俘,自此梦里不知身是客。柳钺溜溜达达走出来,冲关徵和凌青眨了下眼,对着林成屿做了个ok的手势。




下一秒,颓靡的废帝闪进了镜头,关徵和凌青一个看监视器一个看人,片场渐渐彻底安静了下来。




这两场戏的场景设计颇有心思,宫殿的布局几乎是一样的,然而天子与后梁皇后那边的画面色调金碧辉煌,这边却像把亮度压到了极低,相似的雕梁画栋,红木桌椅,气氛却完全不同,一个是盛世将来,风云渐起,一个则如无声踏入茫茫永夜,沉进深渊。凌青握着下巴打量柳钺,目光从那双桃花眼滑到散着的领口里那一截骨节支棱的脖颈。




柳钺偏了下头,目光一转,凌青差点要往后一缩躲他飘来的眼神,然而一转念间索性瞪了回去。他和柳钺对戏不多,或者说柳钺本身戏份就很少,加起来大概十分多钟——他全程处在一个气势凌人的状态,没道理这时候不接。








柳钺侧脸对着镜头,似乎在喃喃自语,凌青善读唇语,转瞬之间反应过来了他在说些什么。








柳钺眯着眼,说:“谁是美人?”





评论 ( 1 )
热度 ( 42 )
  1. 凌云壮志Narcissus 转载了此文字
    凌青:朕的江山和美人哟——【托腮,斜眼瞥瞥】

© 凌云壮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