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游银河下走大荒
十二楼听谁将故事弹唱”
——星尘《万神纪》
❤舜远❤

🌟愿你海晏河清🌟

关注请先看置顶
封面by 自我中心

舜远.《头狼》 4-6

1-3

*半架空,ooc预警,正剧向

*有微量维赛成分,不打tag了


04

2017.9.12  塔帕兹  郊外

“多久了?”尽远将试管从密封袋里抽出来,里面是半管近乎凝固的黑红色物质,他甩动试管,物质飞快融化成稍微透明的红色液体,静置三秒,物质再次沉降。

“三天。”赛科尔有些发抖地攥着个抱枕靠在沙发背上,T恤上洇着汗痕,维鲁特在一旁伸手抽了张纸去擦他额头上的汗,赛科尔却有些迷惑地眯了眯眼,好像他看不清维鲁特手里握了什么。

“虹膜充血视力下降,但没有呼吸困难的症状,不发热,但……”维鲁特低声对尽远说着,赛科尔突然在旁边很用力地喘了一口气,维鲁特的声音戛然而止。赛科尔闭上眼眉头紧皱,维鲁特伸出手把他揽过来让他靠在自己身上。

“皮下剧痛,消化系统没有烧灼感,肌肉轻微痉挛……”尽远接着维鲁特的话说下去,他将手里密封的试管打开,捻一点物质在手上,一种诡异的腥臭味弥漫开来,“血液离体凝固,异味……”

“[长老会]挖到第几个研究所了?”尽远问维鲁特,眉毛微微拧着,手指一抹,血液在指尖晕开,他再摩挲几下,血色完全褪去。

“总编号第7个。药品样本被[圣塔]带走,负责人还是那位舜·欧德文。”维鲁特一边说着一边很轻地抚摸赛科尔的后肩,赛科尔忍受着剧痛睁了睁眼说,“我去看过……没有0 号,1号样本还在,3号在成分确认后基本被销毁……”

“9号呢?”尽远轻声问。

“……搜查的时候,我在角落里发现了一支破碎的试管,第一时间采取了密封措施。还剩下一点,被那个叫欧德文的带走了。”赛科尔深吸一口气,“是9号。”

“9号易挥发……从空气中摄入也是有可能的。而且也许按照你的生长历程是到了这个阶段。莫雷迪亚有什么反应?”

“他不知道这件事。”维鲁特又抽了张纸,赛科尔疼到说不出话来。

“……你没有告诉他?”尽远终于流露出些惊讶。

“我的身体没有反应,这是赛科尔的事情,跟他没有关系。”维鲁特面无表情道,“你知道最近[长老会]杀了多少人吗?”

尽远没有反应。

“他在排查,一个又一个地排查。”维鲁特声音很低,“他在找……”

尽远抬起头来,将试管塞回密封袋里,说我要走了。

“他在找那只头狼。”赛科尔沙哑着嗓子说,“尽远斯诺克,莫雷迪亚在找那只头狼。”

尽远的动作猛然停住。

“赛科尔,这是你的第三次[天启],如果情况稳定,不会再有下一次了。”他没有回头,但声线略微颤抖起来。

 

05

2018.2.14  特纳领 研究所遗址

手电筒在地面上转动了一下,像是被谁突然握住了一般停下了运动,黑暗中突兀地浮现出第三个人的呼吸声,这个人喘息得很轻,舜瞳孔一缩,刚刚明明——他开口,声音发哑:“你找到欧德文了?……现在是你去找他了?”

“你受伤了?”尽远没有回答他,只是略一皱眉转头看向舜,“绷带。”

舜一挑眉,哦?但他还是掏出卷绷带丢给尽远,尽远接住后简单扫了一眼,很随意地扔到地上去,舜看着绷带滚到荧光棒照不到的地方,过一阵子传来了窸窸窣窣的衣物摩擦声。

“这里我找过了,0号不在这里……”赛科尔道。

“你注射了1号。”尽远果断道。1号?舜想起进来时在地上看到的空瓶子。

“赛科尔,前一天你在什么地方?”尽远蹲下身子,手指按在地面上问,语气略显急促。

“……在……我在弗尔萨瑞斯。具体在……不记得了。”

“三天前你在什么地方?”

“……塔帕兹?”

“两个周之前你在后巷里发现了什么?”

“一具女性尸体。”这次的回答很肯定。

“维鲁特的生日是几号?”

“2月1号。”赛科尔不假思索。

“你的生日是几号?”

“……我不知道。”

尽远松了一口气:“你本来就不知道,不是3号的效果。看来1号起作用了,再过一会儿应该就想起来了。”他又站起来,简单蹭了蹭手上的灰,“维鲁特在哪里?”

“……我记不清,应该是莫雷迪亚把他带走了。”赛科尔咬牙切齿,“维鲁特有发病症状,他们想……9号,尽远,他们新制作了9号!”黑暗里传来铁架子被打翻的声响,赛科尔吸一口凉气,尽远说你冷静一下,赛科尔紧接着咆哮说我怎么冷静!

“9号,尽远!维鲁特……维鲁特最近的情况不稳定!莫雷迪亚那个老疯子……他……”

舜一惊,刚刚好像有什么在视线范围内晃过。

“你不要慌,维鲁特并不满足9号的注射条件,他没有注射过10号,他只是生病了,你忘了吗?”尽远叹一口气后退,伸出手把舜拦在后面,舜突然有了一种微妙的即视感,尽远说,“你清醒一点,赛科尔。现在只有你能找到他们,你要是想着去——”

“我去找维鲁特。”声音戛然而止,铁架子不再摇晃,这个空间就像是被什么巨大的物体覆盖住了,风雪的呼啸声都销声匿迹。整个空间里只有荧光棒幽幽亮着,舜握着荧光棒,就像握住了这里的太阳。

“你先等一等。这里有没有9号?”尽远把声线提高。

“你要9号?你疯了吧!现在外面的温度有零下十五度,一会儿还会降,就算是你也没有办法在这种环境里[天启]!”赛科尔难以置信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舜手里的荧光棒一晃,又有什么从视线的边缘掠过。

“这里有9号。”尽远声音笃定道,他仰起头凝视着盘踞在头顶的黑暗,眼神坚定,“赛科尔,9号在哪里?”

赛科尔没有再回话,这个空间失去了所有声源,一种粘稠又压抑的气氛盘旋在上空,舜碰到什么,下意识缩了一下,然后才发现是尽远的手,尽远头都没转,受了伤的右手在抓他的手臂,舜把手伸过去,尽远碰到舜的手指后顿了两秒,向上反抓住舜的小臂。尽远的手几乎没有温度,舜有些担心他的伤口,绷带这里还剩了一卷。

“咔哒。”像是锁扣弹开的声音,一个金属箱被什么东西推进光里,尽远略微放松下来,放开舜的手臂去开箱子,舜站在他身后很模糊地看到了装在密封袋里的一次性针剂。

“谢了。”尽远像是真的松了一口气,将箱子扣好示意舜准备出去,这时候入口处突然传来赛科尔听不出情绪的嗓音——

 

“尽远,柳傲死了,你知道吗?”

 

尽远停在原地。

荧光棒的光芒微弱,隐约能照出一些倒在地上的摆设,舜站在尽远身后半步看他的背影,他能看到尽远稍微晃了一下。

“我知道。”

然后他继续向前,再没有停下。

向外走的时候凝固的空气又流动起来,好像有什么消失不见了。舜将荧光棒咬在嘴里,没有犹豫地率先爬上梯子,他在打开入口的时候停顿了一下,荧光棒很清晰地照亮铁板与地面间的缝隙,干干净净,没有什么头发。

 

06

2017.9.8  塔帕兹  临时研究所

“你认识那位克洛诺大少么?”菱抱着一摞文件夹踩着平底鞋走进来,自动玻璃门在她身后合拢,盘着头发的女博士把文件往桌上一摔转了转脖子,“感觉你俩戏挺多的。”

“你就不觉得奇怪么,先天性白化症虹膜竟然是红色的,而且这个体质——就算说是[长老会]的生物科技我都要不信,这什么逆天医术!”舜戴着眼镜坐在屏幕前飞快打字,马尾垂在侧肩,白大褂搭在一旁的椅子上,“9号的样本拿去检验了吗?”

“主要成分是某种细菌,生命力很顽强了,冷冻系统失效三年了还有活性。”菱说着抽出一张报告拍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有意思的是,这似乎是一新品种,资料库里没有匹配的。真是[长老会]的风格。”

舜把报告翻过来看看,扶了一下眼镜:“新品种多了去了,这几年生物工程玩儿太大了,根本控制不住。”

“这几年……猩红症爆发之后会这样也是可以想象的。”菱的语气放轻一些,“毕竟[天选]计划本来就是针对猩红症的,我猜测9号可能是某种抑制变异的药剂……”

“不会是,抑制变异的在东楻已经找到了2号,经确认已经没什么效果了。3号的成分……”舜的手指在资料上点了几下,“幻光花萃取液?”

表姐弟两个对视一眼,舜继续看报告:“……浓缩大/麻,致幻剂……真是很有趣了,这种东西现在黑市上也有类似的‘产品’吧?”

“不一样!你再仔细看看。跟市面上‘忘忧’的成分是不是很像?”菱冷笑一声,“你跟维鲁特·克洛诺对峙这么久应该也看出来了,[长老会]里绝对有问题。”

舜沉默着把眼镜摘掉揉揉鼻梁:“艾格尼萨来的那个小教授到了没有?”

“就要到了,刚刚我让人派车去接来着。”

“你还记得柳傲说过什么?”舜压低声音问她。

“那个[圣塔]的血患?他说他不记得自己的出身了……”菱突然沉默。

“一开始我遇到界海的时候,他也说他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当时还想查,但当时他猩红症的症状太明显,我没有问下去。”舜往后一仰脸靠在椅背上,“隔天他就翻窗跑了。”

“那都是四年前了!”菱皱起眉头,上前翻起了纸页,“这种东西……我靠,还他妈有改良版本?!”

“‘忘忧’的效果……干扰神经系统造成记忆混乱,但里面还加了别的乱七八糟的成分,这个3号也不干净,但毕竟[天选]计划已经终止十五年了,就那个时期的技术而言,这已经很可怕了。”舜沉声道,“你觉得……它一开始,是用来干什么的?”

“[天选]计划后期失去了管制,基本全是儿/童/拐/卖和人/口/贩/,逃出去的也不知道都去了哪里,没有人去报案!”菱狠狠一拍桌子。

“是不想报案,还是……不记得了?”舜去回想界海当时茫然的眼神,逐渐猩红的眼眸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菱还想再骂,门禁“滴”地一声,身份确认,房门一道道滑开,金发金眼的小教授一身便装提着行李箱就进来了,舜不想动弹,但还是意思意思起了身子想跟人握手,尤诺瞥了他一眼一抿唇说不用了,我需要第一手的资料。

菱在心里嘀咕说小家伙看着好应付还是个这么傲气的脾气,不乐意伺候了,舜知道这位大姐的性子,转着椅子把刚刚两人骂过一顿的资料交到尤诺手里,尤诺翻了两页说,我们这边也有点结果。

“原本因为样本太少年代太久远不能确认,但既然塔帕兹这边也这样就没什么说的了,3号是一种用来消除记忆的药剂,根据用药的量可以消除近期不同时间段的记忆,直接注射有轻微的麻醉作用,没有致幻效果……”尤诺说着挽起袖子给两人展示自己的手臂,小教授常年不怎么见光,艾格尼萨太阳辐射又弱,皮肤显得苍白些,上面一个红点就像一颗红痣一样显眼。

“身体并不会有很明显的排斥反应,但记忆混乱的情况可能会因体质而严重,基本上注射半小时后就能生效,而且我们这里有早年的研究资料表示,幻光花萃取液难以用化学方式检测,它作用后会造成轻微的激素失调,但没有进一步伤害,可无法随着代谢消失……”

“……你拿自己试药?!”菱一脸不可思议,“你知道你这颗脑袋有多重要么,你拿自己试药?!你没问题吧?!”

“我有防范措施也有把握,因为我通过某些途径获取了一些情报,关于1号。”尤诺不客气道,“我这次来也是为了这个,艾格尼萨只发现了一座冷藏库,信息量太少,但你们这次发现了1号的样本,所以我来了。”

尤诺毫不掩饰自己的来意,他把袖子撸下来:“我要看1号的样本,马上。”

-TBC-

前后对比一下是不是开始发现什么了呀?【乖巧.jpg】

好久没写正剧了都有点不会写了,算了反正也没人看我就放飞自我!!滴滴滴!!!

7-9

评论 ( 9 )
热度 ( 78 )

© 凌云壮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