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游银河下走大荒
十二楼听谁将故事弹唱”
——星尘《万神纪》

❤舜远❤
黑羽快斗是什么世间至宝怎么这么好
头像是我哥画滴白马探小少爷

二爷什么时候更新也青什么时候再同框

🌟愿你海晏河清🌟


关注请先看置顶

🐰74是哥哥🐰

也青.《清清白白》

*持续ooc,我是来搞笑的,作者脑子有坑,看看就好别太认真

*跟《小姑妈的眼睛是雪亮的》是一个系列的,大概没后续了

《清清白白》

 

00

诸葛青:我跟男人睡过敏。

 

01

诸葛白是诸葛家的小儿子,诸葛家家大业大富甲一方,老宅挺大,叫声小少爷不夸张,小孩子是很听话的类型,让刷盘子就算连碎(cei)了三个也还是接着刷盘子,越挫越勇,诸葛青看他鼻涕都流出来了,实在不忍心叹着气把盘子抢过来刷了,小孩子抽抽搭搭说青我是不是特废物啊,诸葛青揉乱他的头发说小孩子别胡思乱想。

诸葛白是喜欢胡思乱想,没人拘束他,他自个儿拘束自己,大抵是头上有个被捧成天才的哥哥,不管做什么事他都觉得自己不咋地,要说有什么最让他傲气,那还是他这个哥哥。诸葛青宠弟弟,不是明面上那种宠,宠在夏天晚上睡着睡着觉得天儿太热了爬起来跟白卧室的窗户打开怕他睡不安稳,宠在下雨了第一件事是跑去家里的露天阳台收拾诸葛白的校服。这么好的哥哥哪里找,诸葛白可喜欢自己的哥哥了,他从小就跟着哥哥后面练,有些哥哥能练他不能练的,他就老老实实看哥哥练。诸葛青不让白依赖他,白也没怎么依赖他,就是喜欢。喜欢自己的哥哥有什么奇怪的嘛,这不是天经地义的吗?小孩子理直气壮。

但是,哎呀,没想到罗天大醮就出事了!诸葛白委屈巴巴好想哭鼻子呀,自己被吓得动手的机会都无就算了,青还被牛鼻子道长给打啦!观众席上白直接就哭出来了,眼泪鼻涕哗啦啦落了一脸。他最好最好的哥哥败了,他宁肯青直接认输,也不想看他败得那么狼狈!牛鼻子道长厉害啊,他是见过的,就是没想到能厉害到这种程度,这可怎么办,这根本没法儿玩——诸葛白心里结下小疙瘩了!这个人把他最最最喜欢的哥哥给欺负啦,还是当众欺负的!青下场后他就嘀嘀咕咕,终究觉得青肯定特别难过自己再哭那岂不是更难过了,硬是憋住了眼泪。

“哥,我要练胆。”小孩子拉着自家哥哥的衣角仰起脸说,青起先觉得他闹着玩儿呢,一低头见两眼水光。

 

02

诸葛白是那种比较敏感的孩子,谁对他好谁对他坏心知肚明,就是不说,这方面大抵是诸葛家遗传。有人对他好,他就想加倍地对那个人好,青对他最好,他也想对青最好。但是所有人都说,诸葛青?好厉害!

他的哥哥实在太厉害了,小孩子没什么资格和能力去保护他。诸葛白爱哭,诸葛青从不掉眼泪;诸葛白易怯,诸葛青无所畏惧;诸葛白不知世事,诸葛青深谙人情。爹妈说你俩互补,诸葛白却觉得自己像是将自家哥哥的所有缺点都收了来,所以只能被他护着,心里好生委屈。

说他了解青,他的确是了解自己的哥哥了,他知道青的骄傲青的倔强,也知道青这个人全心全意护家,自己的不顺从不带到家里来,所以别人从来不担心他的哥哥,他会担心。

他几次三番想去问问——青,你有没有事啊?想来王也还是个心软的,明明是天壤之别,外人看来却是势均力敌,没太让青丢面子,但白就觉得最让他俩难受的还是这个自家奇门被碾压的事实。白没真正站在场上,感受还没那么深,他偷偷看青,总觉得他在强颜欢笑。

走之前青神态自然地去跟王也交换电话号码,白直觉不妙,看青一如往常,又无话可讲。

“你疼不疼啊,青?”回去的路上他拖着小箱子,小声问青。

“好得快,不怕。”青双手插兜若无其事地说,白咬了咬唇,这个人精哥哥!难得自己想个法子隐晦些,这人还装傻!最后他无可奈何地一叹气,说好吧好吧,想回家了。

 

要问诸葛白他怎么看王也,他一定会说王也道长是个好人。道长是好,给诸葛青留面子,为了些与自己无关的事下山,自愿成了众矢之的,谁都很罕有如此的悟性。但他又不是那么好,对青。他让青败了,让那永远自如的笑脸露了裂缝,谁也不知道下面碎成什么样儿。诸葛白小心翼翼地爬进内景想算算,刚想了个“诸葛”就出了个硕大无比的火球,他目瞪口呆地跪坐在内景里,很没出息地就此放弃,躲在角落里抹眼泪。

 

他想,罢了罢了,等青忘了也就好了。那是谁,那可是诸葛青啊。

 

03

大萌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在电话里一个劲儿呜咽嚎啕,亲爹接着电话给自家小妹顺毛,一个劲儿地问怎么了怎么了,大萌也不答。含糊不清地讲什么白菜什么少爷,诸葛白听得心里毛毛的,作业一撂说爹妈我要去帝都!爹妈大惊失色,你还小,诸葛白说我不小了,我也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诸葛青好四处跑,诸葛白小的时候他还在上大学,读了个艺术系混混文凭,其实画画也很好看,有时候放假他背着画板回家写生,挽着裤腿走进小溪里,溪水抚摸他的脚腕,整个人在树影下显得干净透明,诸葛白跟着他去树下打坐炼炁,一练一天,醒来就看诸葛青还在画,画他,细细的眉毛亮亮的眼,诸葛白说我不是闭着眼呢么你怎么画出来的呀,诸葛青就笑,转笔,说我小时候跟你现在一个样儿。

哇塞,我哥小时候还是个大眼灯嘞!

那是。诸葛青眯着眼揉他脑袋。

 

我哥,真好。所以就算他三天两头跑没影儿,诸葛白还是从未嫌过自己的哥哥。大学毕业后青也没什么找工作的意思,闲游,在家的时日倒是多了,给他指点指点工作。这次他一言不发就跑去北京,诸葛白却有些忧心。

那个牛鼻子道士不是在北京嘛。

所以一听这在北京找着工作的小姑妈哭哭啼啼,他整个人就炸毛了——青?!颤颤悠悠电话打过去,诸葛萌早已恢复了诸葛家本色,装傻本领炉火纯青。论一个术士的自我修养!叹为观止。诸葛白忍着泪问她我哥怎么了他是不是有啥事儿了,诸葛萌那边儿好像碰掉了什么东西,她故作镇定说没有没有青能有什么事儿啊他四处跑玩得挺开心的,诸葛白说哦。他想了想:“小姑妈我放假了,我去找你玩儿吧。”

啊?小姑妈一愣,不可不可你姑妈我在工作呢!

“就去几天,我想青了。”小孩子假装撒娇,“这样过年红包就不用包了嘛!”

哦,红包,万恶之源。有工作之前向来拿不出红包毫无姑妈威严的诸葛萌被戳中痛处,那,那成吧。不可捣乱!

这时候诸葛白已经开始收拾行李了。

 

04

“想做的事儿就去做,信你的判断,出事儿了哥替你顶着。”诸葛青曾经就对他这么说,诸葛白就学着不那么优柔寡断些,自己心里有了底气,那真被叫什么小娘炮也不觉得有什么。身正不怕影子斜。所以他开始逐渐理解青的一些行为,他也在悄无声息地、一点一点地成长。

 

诸葛白家不穷,从小没少给他钱,也就他懂事不乱花,但等他真瞅瞅王也家的房子,手心还是有点出汗。诸葛青去机场接他,穿件高领毛衣,诸葛白问他不觉得热吗,诸葛青说今年流行这样。诸葛白没起疑。

事后他简直想锤死当时那个傻了吧唧的自己。

 

诸葛萌跟个没事儿人一样带着他四处溜达,还给他介绍雇主家的熊娃儿,诸葛白一本正经地跟人打招呼,面无表情气质凛然,整个一小仙人,沉迷物理学的淘淘成功被小白同学的气场震慑,熊都不敢熊,也跟着规规矩矩地打招呼。

诸葛白在心里松了一口气,这个逼装得很成功!诸葛萌憋笑到嘴角抽搐。

诸葛青用胳臂肘拐拐王也,王也耷拉着眼皮拍他肩膀表示成成成你弟厉害你弟棒,转脸就打着哈欠去泡茶,老年人做派,诸葛萌却突然注意到了这边,眼神忽然变得能杀人。

正和熊娃儿艰难周旋的诸葛白突然背后一凉。

 

05

诸葛白知道,青是有一些洁癖的,夏天的时候他出了汗就要洗澡,一定要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跟人一块儿睡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他半夜因为睡不习惯这儿的床辗转反侧,觉得胸闷气短翻身去开个门缝跟窗对流,刚开了门就听见走廊里有点声音,谁正往这边走。

他漏个眼睛偷偷瞥了一眼,诸葛青抱了条空调被往走廊另一边走,诸葛白心里嘀咕,这是被子洒了水还是咋的?还是有啥事儿?眼见他过了拐角,也听不见声音了。他才满头雾水地缩回来,觉得不大对劲。

第二天一早他就发现拐角那边就一个房间,王也正乱着头发走出来。

诸葛白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

 

诸葛萌的状态更不对。

按道理讲王也怎么讲也是她雇主家的大少,半个老板,还是个特有能耐的术士,就算抛去钱凭本事,以诸葛萌的脾气也得敬他三分,可最近诸葛萌看见他就绕路,眼神崩到看不出感情,一股谍战片即视感。小白同学会装傻,但又不真傻,毕竟本质还是个小术士,就算练不到火候也是诸葛家的小骄傲。

然后大骄傲同学跟大萌小姑妈对峙的场景就被他无意中撞破了。

 

诸葛萌悲痛欲绝:“你可是咱家最好的白菜!”

诸葛青故作镇定:“小姑妈比喻不当哈。”

诸葛萌泫然欲泣:“你因为一个牛鼻子道士跟小姑妈顶嘴!小姑妈白疼你了!”

诸葛青不忍直视:“小姑妈……我怎么记得侄子我还比您大点儿……您不好入戏太深……”

诸葛萌打出王牌:“你要是出柜哥嫂不得打断你的腿!”

诸葛青无力道:“我跟王也清清白白!”

诸葛白手里的书本掉地。

诸葛萌大惊失色:“啊啊啊小白你啥时候来的??”

 

王也决定离这群姓诸葛的远一点。

 

诸葛白:我承受了太多我这个年龄不该承受的……

 

Fin.

题目是想到这次是小白视角嘛,外加老青毫无说服力的辩解blablabla

这篇真滴没后续了!!其实原本有个用身边人的视角写出他们眼中的也青的脑洞,后来因为资料不足脑补不够放弃惹【啊喂】

ooc我的锅,请轻点打我,下一篇会是正儿八经的文风滴!!溜了溜了

评论 ( 14 )
热度 ( 421 )

© 凌云壮志 | Powered by LOFTER